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沈復與妻子陳蕓琴瑟相和、伉儷情深,兩人詩酒琴茶、布衣蔬食的生活情趣和追求心靈自由的人生態度,是浮世生活的詩意寫照……

出版社: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時間:2018-07-01
開本: 32開 頁數: 240頁
讀者評分:4.8分33條評論
排名:文學銷量榜 19
中 圖 價:¥11.5(2.9折) 定價:¥39.8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版權信息

  • ISBN:9787541153976
  • 條形碼:9787541153976 ; 978-7-5411-5397-6
  • 裝幀:簡裝本
  • 版次:1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暫無
  • 所屬分類:>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本書特色

《浮生六記》是清代沈復所作的自傳體散文,原書六卷,其二已佚,今僅存四卷。作者以純美的文字,記敘了自己大半生的生活經歷,內容樸實無華,真切動人。沈復與妻子陳蕓琴瑟相和、伉儷情深,兩人詩酒琴茶、布衣蔬食的生活情趣和追求心靈自由的人生態度,是浮世生活的詩意寫照;書中所展現的動亂憂患、悲歡離合等浮生況味,更道出了浮世生活的另一真面目。本書“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在清代筆記體文學中占有相當重要的位置,流傳至今,已成經典。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內容簡介

★中國古典文學中一塊“純美的水晶”,流傳200余年、享譽海內外的自傳體散文經典。

★魯迅、陳寅恪、季羨林等大師推崇備至,林語堂、俞平伯鐘愛一生的文學精品。

★胡歌、汪涵傾情推薦:真正的幸福,就藏在點滴的生活之中;我們要學會用美的眼光,去發現周遭的一切。

★全譯注典藏版,盡享無障礙閱讀:散文詩意般的譯文,精校原文欣賞,一書兩看,各有神會,附沈復三十年游歷圖。

★筆墨之間,纏綿哀感,一草一木,怡然成趣,入選人教版教科書。

★詩酒琴茶、布衣蔬食之樂,落花流水、從容靜寂之美。一本書讀懂“生活的藝術”。

★一個謙卑渺小的生命能快樂地過一輩子,是宇宙間之至美。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目錄

譯者序
譯文
閨房記樂
閑情記趣
坎坷記愁
浪游記快
原文
光緒三年初版序
潘麐生題記
閨房記樂
閑情記趣
坎坷記愁
浪游記快
光緒三年初版跋
附錄
沈復年譜簡編
沈復三十年游歷圖
展開全部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節選

  精彩語錄:   1. 世事茫茫,光陰有限,算來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競短論長,卻不道榮枯有數,得失難量。   2. 余年十三,隨母歸寧,兩小無嫌,得見所作。雖嘆其才思雋秀,竊恐其福澤不深,然心注不能釋,告母曰:"若為兒擇婦,非淑姊不娶。"   3. 余暗于案下握其腕,暖尖滑膩,胸中不覺怦怦作跳。   4. 余鐫"愿生生世世為夫婦"圖章二方;余執朱文,蕓執白文,以為往來書信之用。   5. 惟愿三白同蕓娘,白頭到老,百年好合。   試讀:   閨房記樂   乾隆二十八年,即癸未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恰逢太平盛世,承蒙上天厚愛,我于此日生于蘇州滄浪亭畔的一個書香世家。東坡詩云:“事如春夢了無痕。”過去的時光如春夢一般了無痕跡,如果不記下來,未免辜負上蒼的厚待。   詩經三百篇中,《關雎》居于首篇,既然夫婦情事被列于首卷,我也遵循此例吧。   令人慚愧的是,我年少時,不愛讀書,學問淺薄,所以只能如實記事錄情而已,如果諸位要考證我的文法,那就好比對著臟鏡子挑剔它的亮度了。   幼年時,家里為我聘了金沙于氏為妻,她八歲的時候不幸去世。后來我娶的妻子姓陳名蕓,字淑珍,她是舅舅心馀先生的女兒,自小聰穎敏慧,剛學話時,聽人朗誦《琵琶行》便能背誦。可惜,她四歲喪父。從此和母親金氏、弟弟克昌相依為命,家境越發困窘。蕓長大后,擅長女紅,一家三口都靠她做女工所得度日,后來克昌求學讀書所需費用也靠蕓供給。一日,蕓在書箱里翻出一本《琵琶行》,因幼時背誦過,便開始一個字一個字地對照著學習識字。在刺繡的閑暇時光,她慢慢學會了吟誦詩詞,寫過“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之類的句子。   那年我十三歲,跟母親回娘家歸省,與她兩小無猜,讀了她寫的詩,雖覺她才思雋秀,卻也擔心她福澤淡薄,但心意已經投在她的身上,無法釋懷,就跟母親說:“如果為兒選妻,非淑姐不娶。”母親也覺得她性格柔和,便摘下金戒指為我們締結了姻緣。   那日是乾隆四十年七月十六日。   那年冬天,蕓的堂姐出嫁,我又隨母前往觀禮。蕓雖與我同歲,卻比我長十個月,所以我們自幼以姐弟相稱,我仍叫她淑姐。當日,滿室華裳麗服,蕓卻通身素淡,只有鞋子是新的。我看鞋子繡制精巧,問她,得知是她所繡,才領會她的聰慧不僅僅限于筆墨。   蕓削肩,脖頸修長,瘦不露骨,眉彎目秀,顧盼之間,神采飛揚,只是兩齒微露讓她的相貌略微有些美中不足。言語行動間有一股纏綿之態,讓人的意志都覺得消弭了。   我向她索要詩稿,有的詩只有一聯,有的三四句,俱不成篇。問她緣故,她笑著說:“因為沒有老師教導胡亂寫的,希望有能當老師的知己給予指點推敲。”我給那些詩提筆簽道“錦囊佳句”,卻不知她后來壽不久長的命運已經伏下。   當晚,送親到城外,回來已經三更時分。肚子饑餓,老仆婦給我棗脯,我嫌太甜。蕓偷偷牽了我的袖子到她的房間,發現她在屋里藏著暖粥和小菜。我欣然舉起筷子,就聽到蕓的堂兄玉衡喊她:“淑妹快來。”蕓趕緊關上門說:“我累了,要睡了。”玉衡擠身進來,看見我要吃粥,就笑著斜眼看蕓說:“我要吃粥,你說沒了。原來是藏著給你的夫婿啊?”蕓大窘跑了,眾人大笑。我負氣拉著老仆先回去了。   這件事后,我再去蕓家,她都藏起來,我知道她是怕被人嘲笑。   到乾隆四十五年,正月二十二日,洞房花燭之夜,我看她身材依然瘦怯,揭下頭巾,相視嫣然。   喝完合巹酒,我們倆并肩吃飯。我于桌案下握住她的手腕,暖尖滑膩,我不由得胸中怦怦直跳。我給她夾菜她說自己已吃齋多年了,仔細問她才發現,她吃齋的日子正好是我出天花之時,我笑道:“我現在肌膚光鮮,身體無恙,姐姐從此可以開戒了?”蕓眼含笑意,點頭答應。   二十四日是我姐姐出嫁的日子,二十三日國忌期間不能辦喜事,所以二十二日夜是我們成婚的日子。蕓出堂招呼客人,我在洞房里和幾個伴娘們對斟劃拳。我劃拳輸了,酩酊大醉。翌日醒來,發現蕓已經在梳妝了。   當日,親友絡繹不絕,上燈后高朋滿座,開始作樂。   二十四日子時,我作為大舅子送嫁,直到丑末時分方才歸來,夜深人靜,燈火殘缺。我悄然走進房間,看到銀燭高燒,隨嫁婆娘在床下打盹兒,蕓卸了妝,尚未躺下,粉頸低垂不知道在看什么書。我撫著她的肩膀問:“姐姐連日辛苦,為何還不知疲倦地看書?”蕓回頭看見我忙站起來說:“剛想睡,打開書櫥看到這本書,讀著讀著就忘了疲倦。《西廂記》這本書我早就聽說過了,今日才看見,作者確實不愧才子之名,只是不免有些尖酸刻薄。”我笑著說:“只有才子,筆墨才能尖酸。”   隨嫁婆娘催我們睡覺,我讓她閉門先走,和蕓并肩調笑,就如同好友重逢。伸手去探她,發現她心跳不止,于是俯到她耳邊問:“姐姐的心跳,為何像舂米一樣?”蕓回眸微笑。我只覺一縷情絲搖人魂魄,將蕓擁入帷帳,一夜纏綿,不知道東方的天空已經泛白。   蕓初作新婦,沉默寡言,謹言慎行,終日不見動氣。與她說話,她也總是微笑。對上孝順尊敬長輩,對下溫和有禮,處事井井有條,并無不妥之處。每日清晨見到日頭上窗,就披衣急起,好像有人在催促她。我笑她:“如今已不是當日吃粥之時,怎么還怕人嘲笑呢?”蕓說:“以前藏粥待婿,傳為話柄。如今不是害怕被嘲笑,而是怕公婆說我懶惰。”我雖貪戀臥榻,卻也覺得她為人端方,便也隨她一并早起。從此我們耳鬢廝磨,形影不離,愛戀之情,實在無法用言語形容。   歡樂的時光易過,轉眼新婚快一個月了。當時家父稼夫公在會稽郡當幕僚,專門派人接我去跟杭州趙省齋先生讀書,先生循循善誘,我能握筆寫文,都要感恩于他。我之前回家完婚時,跟先生約定,婚后還要隨侍回館讀書。接到信后,心情悵然,又怕蕓難過流淚。蕓卻強顏歡笑,幫我整理行裝。當晚只覺她神色略微有些異常。臨行前,蕓輕聲道:“此去沒有人照顧你,自己要當心啊。”   登船解纜出發時,桃李開得正艷,我卻心神恍惚,仿佛一只被驚散失去伙伴的小鳥,天地都為之變色。   到了書館后,父親便渡江東去了。在書館的三個月,感覺有十年之久。蕓時時有書信寄來,卻總覺敷衍,兩問一答,很多都是勉勵之語,剩下的則是沒有實際意義的套話,我心里很是怏怏不樂。每當風生竹院、月亮爬上窗外的芭蕉樹時,我都會對景思人,夢魂顛倒。   趙先生得知我的心思后,便給父親寫信,又出了十道題讓我暫且回家。我心生歡喜,就像守疆的將士得了赦令一樣。上了回家的船,就更為急切了,感覺一刻時光都像一年一樣漫長。   等我回到家中,跟母親問過安,走入房間,蕓起身相迎,我倆執手相看,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魂魄仿佛恍惚間化為煙霧,只覺耳中豁然一響,便忘掉了自己的存在。   正值六月,室內炎熱如同蒸籠,幸而我們住在滄浪亭愛蓮居西側,板橋旁有個臨水小軒,名叫“我取”,取之于孟子“清斯濯纓,濁斯濯足”之意。檐前有老樹一株,綠蔭濃密,枝繁葉茂,覆蓋在窗戶上,映照得人的臉都是綠的。隔岸游人往來不絕。這是父親稼夫公垂簾招待客人的所在。   我稟明母親,帶蕓來此消夏。蕓因暑熱停了刺繡,終日伴我讀書論古、品月評花。蕓不擅飲酒,勉強也不過三杯,我就教她“射覆”這種行酒令的法子。自以為人世間的歡樂,莫過于此了。   一日,蕓問我:“各種古文,師法哪一家為好呢?”   我說:“《戰國策》、《莊子》的輕靈明快;匡衡、劉向的風雅雄健;司馬遷與班固的博大精深;韓愈的渾然天成;柳宗元的峭拔;歐陽修的逸宕;三蘇父子的思辨;其他如賈誼、董仲舒的策論對答,庾信和徐陵的駢體,陸贄的奏議,能夠可取的地方不能全然盡舉,只看各人的領悟與理解罷了。”   蕓說:“古文關鍵要靠高卓的見識與雄渾的氣派,女子恐怕難以掌握。對于詩,我卻稍微有點領悟。”   我問:“唐代用詩歌來衡量一個人是否有資格做士大夫,而詩歌的大師,肯定是李白和杜甫。你學習哪個人?”   蕓評論道:“杜甫詩歌語言錘煉精純,李白的詩風格瀟灑落拓。與其學杜甫的森嚴,不如學李白的活潑。”   我問:“杜工部為詩家大成,學詩的人多效仿他,你卻獨獨喜歡李白的詩,為什么呢?”   蕓說:“杜甫的獨到之處是格律嚴謹、詞旨老成。但李白的詩卻宛如姑射仙子,有落花流水之趣,讓人喜歡,不是說杜甫不如李白,而是我自己有私心,喜歡李白的心要比杜甫更多一些。”   我笑說:“我真是沒有想到陳淑珍原來是李青蓮的知己啊!”   蕓笑說:“其實白居易先生才是我詩歌上的啟蒙老師,經常在心里感謝他,從未忘記。”   我問:“為什么這么說呢?”   蕓說:“他不就是作《琵琶行》的那位嗎?”   我笑說:“奇怪啊!李太白是你的知己,白居易是你的啟蒙老師,我又恰好字三白,是你的夫婿。你與‘白’這個字怎么這么有緣啊?”   蕓笑說:“跟白字有緣,將來怕要白字連篇啦。”(吳語里“別字”念做“白字”)。   我們相視大笑。   我說:“你既然懂詩,也應當知道賦應該如何取舍了?”   蕓說:“《楚辭》是賦的始祖,我學識淺薄,不太理解。就漢朝晉代的人里頭,格調高妙語言精練的,似乎覺得司馬相如的賦*好了。”   我開玩笑說:“當日卓文君跟著司馬相如私奔了,或許不是因為他的琴曲《鳳求凰》,而是因為他在賦這方面的才華嗎?”于是又相視大笑。   我性格爽直,落拓不羈。蕓卻像酸腐儒生,拘謹多禮。我偶爾為她披衣整袖,她必然連聲說“得罪”;有時遞個巾帕扇子,她必然站起身來接。我一開始很不高興,會說:“你想以禮數來束縛我嗎?俗語說‘禮數多了就很虛偽’。”蕓兩頰發紅說:“我恭敬有禮,怎么反而說我虛偽呢?”我說:“一個人是不是恭敬,在于心,不在于那些虛文形式。”蕓說:“*親的人莫如父母,我們可以對父母內心很恭敬,而外在卻放肆狂浪嗎?”我只好說:“我之前跟你開玩笑呢。”蕓說:“世間人與人之間的各類反目,大多因為開玩笑而引起的,以后千萬不要冤枉我了,真讓人郁悶死了!”我于是挽她入懷撫慰她,她才破顏而笑。   此后,“豈敢”、“得罪”,竟然成了我們夫妻間常用的口頭禪了。   夫妻二十三年,如梁鴻孟光舉案齊眉,時間越久,感情便越深厚。我倆在家里,有時在昏暗的房間相遇,有時在狹窄的路上邂逅,必然握著對方的手問:“去哪兒?”私下也擔心怕被別人看到。但實際上起居坐臥,開始還避人,后來習慣了,就不以為意了。蕓有時候與人坐著聊天,見我來了,必然站起,偏挪開身子,我就靠著坐在她身邊,也不覺得如何。開始會不好意思,后來就習慣成自然了。所以我很奇怪有些老年夫婦為什么會把彼此當仇人看待?有人說:“不這樣吵吵鬧鬧,怎么能白頭偕老呢?”如今再回想起來,可能真是如此吧。   那年七夕節,蕓在我取軒里擺了香燭瓜果,和我一同拜織女。我鐫刻了兩枚“愿生生世世為夫婦”的印章,自己拿了陽文印,蕓拿了陰文印,作為往來書信蓋章之用。   當天晚上月色很美,低頭看河水,波光如練,我倆拿著輕羅小扇,并坐在水窗邊,仰頭看天上的白云飛過,姿態變幻萬千。蕓說:“古往今來,天地八荒,照耀人們的,都是同一個月亮。不知道這世上,是否也有別家夫妻,有如我倆這樣的興致?”我說:“納涼賞月的人,到處都有。品論云霞或在深閨幽閣里兩心相印的夫妻,也不少。但像你我二人只是品論云霞的或許沒有吧。”不久,蠟燭燃盡,月亮西沉,我倆方撤了瓜果,回去安寢了。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相關資料

我真誠地相信,一個謙卑渺小的生命能快樂地過一輩子,是宇宙間之至美。

——林語堂

“浮生”,不只是說生命的短促,更是指著生命不系于任何龐然重物。生命處于自在自為的狀態。自由的渺小,渺小的自由,卻昭示了生命本質上的尊嚴。

——季羨林

(《浮生六記》)儼如一塊純美的水晶,只見明瑩,不見襯露明瑩的顏色;只見精微,不見制作精微的痕跡。

——俞平伯

蕓娘,中國美麗的女子。不識蕓娘,枉讀中國古典文學。

——胡適

浮生六記-全譯注典藏版 作者簡介

沈復(1763—?),字三白,號梅逸,江蘇蘇州人,生于衣冠之家,工于詩畫、散文。早年生活閑適安逸,與妻子陳蕓琴瑟相和、繾綣情深,享流水辰光之美,布衣蔬食之樂,后屢遭家庭變故,又與摯愛生死分離。一生幕游為業,漂泊浮沉,歷經坎坷,閱盡人情世態,遂感嘆浮生如夢,“茍不記之筆墨,未免有辜彼蒼之厚”,乃作《浮生六記》。

商品評論(33條)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