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作者:卡夫卡
出版社:中國友誼出版公司出版時間:2014-04-01
開本: 32開 頁數: 346
讀者評分:4.2分5條評論
排名:中小學教輔銷量榜 14
中 圖 價:¥7.0(2.8折) 定價:¥25.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買過本商品的人還買了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版權信息

  • ISBN:9787505732704
  • 條形碼:9787505732704 ; 978-7-5057-3270-4
  • 裝幀:暫無
  • 版次:暫無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1
  • 所屬分類: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本書特色

如果你讀書是為了找樂趕時髦,卡夫卡的《變形記》絕對不適合你,不適合你美酒加咖啡的浪漫。書中荒誕的痛苦,會將你剛剛舉起的酒杯輕易擊碎。如果你不是一食盲目的樂觀主義者,《變形記》可謂精彩至極,可反復閱讀、細細品味。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內容簡介

二十一世紀*有影響力的德語小說名著之一   《變形記》經典詮釋了卡夫卡的怪誕   一個偶在的個體,一段荒謬的命運;預料不了,更逃避不了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目錄

譯者序
一次斗爭的描述
衣服
過路人
倚窗眺望
鄉間婚事籌備
歸途
揭開一個騙子的面具
單身漢的不幸
決心
判決
變形記
在流放地
鄉村教師
一個夢
法的門前
老光棍布魯姆費爾德

豺狗和阿拉伯人
陳舊的一頁
騎桶者
敲門
萬里長城建造時
鄰居
致科學院的報告
家長的憂慮
十一個兒子
一場常見的混亂
塞壬們的緘默
鄉村醫生
普羅米修斯
新燈
在閣樓上
舵手
禿鷹
歸來
陀螺
*初的憂傷
饑餓藝術家
關于譬喻
地洞
女歌手約瑟芬或耗子民族
墓中做客
猶太教堂里的“寵物”
展開全部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節選

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蟲。他仰臥著,那堅硬得像鐵甲一般的背貼著床,他稍稍抬了抬頭,便看見自己那穹頂似的棕色肚子分成了好多塊弧形的硬片,被子幾乎蓋不住肚子尖,都快滑下來了。比起偌大的身軀來,他那許多只腿真是細得可憐,都在他眼前無可奈何地舞動著。 “我出了什么事啦?”他想。這可不是夢。他的房間,雖是嫌小了些,的確是普普通通人住的房間,仍然安靜地躺在四堵熟悉的墻壁當中。在攤放著打開的衣料樣品——薩姆沙是個旅行推銷員——的桌子上面,還是掛著那幅畫,這是他*近從一本畫報上剪下來裝在漂亮的金色鏡框里的。畫的是一位戴皮帽子圍皮圍巾的貴婦人,她挺直身子坐著,把一只套沒了整個前臂的厚重的皮手筒遞給看畫的人。 格里高爾的眼睛接著又朝窗口望去,天空很陰暗——可以聽到雨點敲打在窗檻上的聲音——他的心情也變得憂郁了。“要是再睡一會兒,把這一切晦氣事統統忘掉那該多好。”他想。但是完全辦不到,平時他習慣于側向右邊睡,可是在目前的情況下,再也不能采取那樣的姿態了。無論怎樣用力向右轉,他仍舊滾了回來,肚子朝天。他試了至少一百次,還閉上眼睛免得看到那些拼命掙扎的腿,到后來他的腰部感到一種從未體味過的隱痛,才不得不罷休。 “啊,天哪,”他想,“我怎么單單挑上這么一個累人的差使呢!長年累月到處奔波,比坐辦公室辛苦多了。再加上還有經常出門的煩惱,擔心各次火車的倒換,不定時而且低劣的飲食,而萍水相逢的人也總是些泛泛之交,不可能有深厚的交情,永遠不會變成知己朋友。讓這一切都見鬼去吧!”他覺得肚子上有點癢,就慢慢地挪動身子,靠近床頭,好讓自己頭抬起來更容易些;他看清了發癢的地方,那兒布滿著白色的小斑點,他不明白這是怎么回事,想用一條腿去搔一搔,可是馬上又縮了回來,因為這一碰使他渾身起了一陣寒戰。 他又滑下來恢復到原來的姿勢。“起床這么早,”他想,“會使人變傻的。人是需要睡覺的。別的推銷員生活得像貴婦人。比如,我有一天上午趕回旅館登記取回訂貨單時,別的人才坐下來吃早餐。我若是跟我的老板也來這一手,準定當場就給開除。也許開除了倒更好一些,誰說得準呢。如果不是為了父母親而總是謹小慎微,我早就辭職不干了,我早就會跑到老板面前,把肚子里的氣出個痛快。那個家伙準會從寫字桌后面直蹦起來!他的工作方式也真奇怪,總是那樣居高臨下坐在桌子上面對職員發號施令,再加上他的耳朵又偏偏重聽,大家不得不走到他跟前去。但是事情也未必毫無轉機;只要等我攢夠了錢還清父母欠他的債——也許還得五六年——可是我一定能做到。到那時我就會時來運轉了。不過眼下我還是起床為妙,因為火車5點鐘就要開了。” 他看了看柜子上滴滴答答響著的鬧鐘。天哪!他想道。已經6點半了,而時針還在悠悠然向前移動,連6點半也過了,馬上就要7點差一刻了。鬧鐘難道沒有響過嗎?從床上可以看到鬧鐘明明是撥到4點鐘的;顯然它已經響過了。是的,不過在那震耳欲聾的響聲里,難道真的能安寧地睡著嗎?嗯,他睡得并不安寧,可是卻正說明他還是睡得不壞。那么他現在該干什么呢?下一班車7點鐘開;要搭這一班車他得發瘋似的趕才行,可是他的樣品都還沒有包好,他也覺得自己的精神不甚佳。而且即使他趕上這班車,還是逃不過上司的一頓申斥,因為公司的聽差一定是在等候5點鐘那班火車,這時早已回去報告他沒有趕上了,那聽差是老板的心腹,既無骨氣又愚蠢不堪。那么,說自己病了行不行呢?不過這將是**不愉快的事,而且也顯得很可疑,因為他服務五年以來沒有害過一次病。老板一定會親自帶了醫藥顧問一起來,一定會責怪他的父母怎么養出這樣懶惰的兒子,他還會引證醫藥顧問的話,粗暴地把所有的理由都駁掉,在那個大夫看來,世界上除了健康之至的假病號,再也沒有第二種人了。再說今天這種情況,大夫的話是不是真的不對呢?格里高爾覺得身體挺不錯,只除了有些困乏,這在如此長久的一次睡眠以后實在有些多余,另外,他甚至覺得特別餓。 這一切都飛快地在他腦子里閃過,他還是沒有下決心起床——鬧鐘敲6點三刻了——這時,他床頭后面的門上傳來了輕輕的一下叩門聲。“格里高爾,”一個聲音說——這是他母親的聲音——“已經7點差一刻了。你不是還要趕火車嗎?”好溫和的聲音!格里高爾聽到自己的回答聲時不免大吃一驚。沒錯,這分明是他自己的聲音,可是卻有另一種可怕的嘰嘰喳喳的尖叫聲同時發了出來,仿佛是伴音似的,使他的話只有*初幾個字才是清清楚楚的,接著馬上就受到了干擾,弄得意義含混,使人家說不上到底聽清楚沒有。格里高爾本想回答得詳細些,好把一切解釋清楚,可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他只得簡單地說:“是的,是的,謝謝你,媽媽,我這會兒正在起床呢。”隔著木門,外面一定聽不到格里高爾聲音的變化,因為他母親聽到這些話也滿意了,就拖著步子走了開去。然而這場簡短的對話使家里人都知道格里高爾還在屋子里,這是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的,于是在側邊的一扇門上立刻就響起了他父親的叩門聲,很輕,不過用的卻是拳頭。“格里高爾,格里高爾,”他喊道,“你怎么啦?”過了一小會兒他又用更低沉的聲音催促道:“格里高爾!格里高爾!”在另一側的門上他的妹妹也用輕輕的悲哀的聲音問:“格里高爾,你不舒服嗎?要不要什么東西?”他同時回答了他們兩個人:“我馬上就好了。”他把聲音發得更清晰,說完一個字過一會兒才說另一個字,竭力使他的聲音顯得正常。于是他父親走回去吃他的早飯了,他妹妹卻低聲地說:“格里高爾,開開門吧,求求你。”可是他并不想開門,所以暗自慶幸自己由于時常旅行,他養成了晚上鎖住所有門的習慣,即使回到家里也是這樣。 首先他要靜悄悄地不受打擾地起床,穿好衣服,*要緊的是吃飽早飯,再考慮下一步該怎么辦,因為他非常明白,躺在床上瞎想一氣是想不出什么名堂來的。他還記得過去也許是因為睡覺姿勢不好,躺在床上時往往會覺得這兒那兒隱隱作痛,及至起來,就知道純屬心理作用,所以他殷切地盼望今天早晨的幻覺會逐漸消逝。他也深信,他之所以變聲音不是因為別的而僅僅是重感冒的征兆,這是旅行推銷員的職業病。 要掀掉被子很容易,他只需把身子稍稍一抬被子就自己滑下來了。可是下一個動作就非常之困難,特別是因為他的身子寬得出奇。他得要有手和胳膊才能讓自己坐起來;可是他有的只是無數細小的腿,它們一刻不停地向四面八方揮動,而他自己卻完全無法控制。他想屈起其中的一條腿,可是它偏偏伸得筆直;等他終于讓它聽從自己的指揮時,所有別的腿卻莫名其妙地亂動不已。“總是待在床上有什么意思呢。”格里高爾自言自語地說。 他想,下身先下去一定可以使自己離床,可是他還沒有見過自己的下身,腦子里根本沒有概念,不知道要移動下身真是難上加難,挪動起來是那樣的遲緩;所以到*后,他煩死了,就用盡全力魯莽地把身子一甩,不料方向算錯,重重地撞在床腳上,一陣徹骨的痛楚使他明白,如今他身上*敏感的地方也許正是他的下身。 于是他就打算先讓上身離床,他小心翼翼地把頭部一點點挪向床沿。這卻毫不困難,他的身軀雖然又寬又大,也終于跟著頭部移動了。可是,等到頭部終于懸在床邊上,他又害怕起來,不敢再前進了,因為,老實說,如果他就這樣讓自己掉下去,不摔壞腦袋才怪呢。他現在*要緊的是保持清醒,特別是現在;他寧愿繼續待在床上。 可是重復了幾遍同樣的努力以后,他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還是恢復了原來的姿勢躺著,一面瞧他那些細腿在難以置信地更瘋狂地掙扎;格里高爾不知道如何才能擺脫這種荒唐的混亂處境,他就再一次告訴自己,待在床上是不行的,**合理的做法還是冒一切危險來實現離床這個極渺茫的希望。可是同時他也沒有忘記提醒自己,冷靜地、極其冷靜地考慮到**微小的可能性還是比不顧一切地蠻干強得多。這時際,他竭力集中眼光望向窗外,可是不幸得很,早晨的濃霧把狹街對面的房子也都裹上了,看來天氣一時不會好轉,這就使他更加得不到鼓勵和安慰。“已經7點鐘了,”鬧鐘再度敲響時,他對自己說,“已經7點鐘了,可是霧還這么重。”有片刻工夫,他靜靜地躺著,輕輕地呼吸著,仿佛這樣一養神什么都會恢復正常似的。 可是接著他又對自己說:“7點一刻前我無論如何非得離開床不可。到那時一定會有人從公司里來找我,因為不到7點公司就開門了。”于是他開始有節奏地來回晃動自己的整個身子,想把自己甩出床去。倘若他這樣翻下床去,可以昂起腦袋,頭部不至于受傷。他的背似乎很硬,看來跌在地毯上并不打緊。他*擔心的還是自己控制不了的巨大響聲,這聲音一定會在所有的房間里引起焦慮,即使不是恐懼。可是,他還是得冒這個險。 當他已經半個身子探到床外的時候——這個新方法與其說是苦事,不如說是游戲,因為他只需來回晃動,逐漸挪過去就行了——他忽然想起如果有人幫忙,這件事該是多么簡單。兩個身強力壯的人——他想到了他的父親和那個使女——就足夠了;他們只需把胳膊伸到他那圓鼓鼓的背后,抬他下床,放下他們的負擔,然后耐心地等他在地板上翻過身來就行了,一碰到地板他的腿自然會發揮作用的。那么,姑且不管所有的門都是鎖著的,他是否真的應該叫人幫忙呢?盡管處境非常困難,想到這一層,他卻禁不住透出一絲微笑。 他使勁地搖動著,身子已經探出不少,快要失去平衡了,他非得鼓足勇氣采取決定性的步驟了,因為再過五分鐘就是七點一刻——正在這時,前門的門鈴響了起來。“是公司里派什么人來了。”他這么想,身子就隨之而發僵,可是那些細小的腿卻動彈得更快了。一時之間周圍一片靜默。“他們不愿開門。”格里高爾懷著不合常情的希望自言自語道。可是使女當然還是跟往常一樣踏著沉重的步子去開門了。格里高爾聽到客人的**聲招呼就馬上知道這是誰——是秘書主任親自出馬了。真不知自己生就什么命,竟落到給這樣一家公司當差,只要有一點小小的差池,馬上就會招來*大的懷疑!在這一個所有的職員全是無賴的公司里,豈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忠心耿耿嗎?他早晨只占用公司兩三個小時,不是就給良心折磨得幾乎要發瘋,真的下不了床嗎?如果確有必要來打聽他出了什么事,派個學徒來不也夠了嗎——難道秘書主任非得親自出馬,以便向全家人,完全無辜的一家人表示,這個可疑的情況只有他自己那樣的內行來調查才行嗎?與其說格里高爾下了決心,倒不如說他因為想到這些事非常激動,因而用盡全力把自己甩出了床外。砰的一聲很響,但總算沒有響得嚇人。地毯把他墜落的聲音減弱了幾分,他的背也不如他所想象的那么毫無彈性,所以聲音很悶,不驚動人。只是他不夠小心,頭翹得不夠高,還是在地板上撞了一下;他扭了扭腦袋,痛苦而憤懣地把頭挨在地板上磨蹭著。 “那里有什么東西掉下來了。”秘書主任在左面房間里說。格里高爾試圖設想,今天他身上發生的事有一天也讓秘書主任碰上了;誰也不敢擔保不會出這樣的事。可是仿佛給他的設想一個粗暴的回答似的,秘書主任在隔壁房間里堅定地走了幾步,他那漆皮鞋子發出了吱嘎吱嘎的聲音。從右面的房間里,他妹妹用耳語向他通報消息:“格里高爾,秘書主任來了。”“我知道了。”格里高爾低聲嘟噥道;但是沒有勇氣提高嗓門讓妹妹聽到他的聲音。 “格里高爾,”這時候,父親在左邊房間里說話了,“秘書主任來了,他要知道為什么你沒能趕上早晨的火車。我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說。另外,他還要親自和你談話。所以,請你開門吧。他度量大,對你房間里的凌亂不會見怪的。”“早上好,薩姆沙先生。”與此同時,秘書主任和藹地招呼道。“他不舒服呢。”母親對客人說,這時他父親繼續隔著門在說話,“他不舒服,先生,相信我吧。他還能為了什么原因誤車呢!這孩子只知道操心公事。他晚上從來不出去,連我瞧著都要生氣了;這幾天來他沒有出差,可他天天晚上都守在家里。他只是安安靜靜地坐在桌子旁邊,看看報,或是把火車時刻表翻來覆去地看。他唯一的消遣就是做木工活兒。比如說,他花了兩三個晚上刻了一個小鏡框;您看到它那么漂亮一定會感到驚奇;這鏡框掛在他房間里;再過一分鐘等格里高爾打開門你就會看到了。您的光臨真叫我高興,先生;我們怎么也沒法使他開門;他真是固執;我敢說他一定是病了,雖然他早晨硬說沒病。”——“我馬上來了。”格里高爾慢吞吞地小心翼翼地說,可是卻寸步也沒有移動,生怕漏過他們談話中的每一個字。“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別的原因,太太,”秘書主任說,“我希望不是什么大病。雖然另一方面我不得不說,不知該算福氣呢還是晦氣,我們這些做買賣的往往就得不把這些小毛小病當作一回事,因為買賣嘛總是要做的。”——“喂,秘書主任現在能進來了嗎?”格里高爾的父親不耐煩地問,又敲起門來了。“不行。”格里高爾回答。這聲拒絕以后,在左面房間里是一陣令人痛苦的寂靜;右面房間里他妹妹啜泣起來了。 他妹妹為什么不和別的人在一起呢?她也許是剛剛起床,還沒有穿衣服吧。那么,她為什么哭呢?是因為他不起床讓秘書主任進來嗎,是因為他有丟掉差使的危險嗎,是因為老板又要開口向他的父母討還舊債嗎?這些顯然都是眼前不用擔心的事情。格里高爾仍舊在家里,絲毫沒有棄家出走的念頭。的確,他現在暫時還躺在地毯上,知道他的處境的人當然不會盼望他讓秘書主任走進來。可是這點小小的失禮以后盡可以用幾句漂亮的辭令解釋過去,格里高爾不見得會馬上就給辭退。格里高爾覺得,就目前來說,他們與其對他抹鼻子流淚苦苦哀求,還不如別打擾他的好。可是,當然啦,他們的不明情況使他們大惑不解,也說明了他們為什么有這樣的舉動。 “薩姆沙先生,”秘書主任現在提高了嗓門說,“您這是怎么回事?您這樣把自己關在房間里,光是回答‘是’和‘不是’,毫無必要地引起您父母極大的憂慮,又極嚴重地疏忽了——這我只不過順便提一句——疏忽了公事方面的職責。我現在以您父母和您經理的名義和您說話,我正式要求您立刻給我一個明確的解釋。我真沒想到,我真沒想到。我原來還認為您是個安分守己、穩妥可靠的人,可您現在卻突然決心想讓自己丟丑。經理今天早晨還對我暗示您不露面的原因可能是什么——他提到了*近交給您管的現款——我還幾乎要以自己的名譽向他擔保這根本不可能呢。可是現在我才知道您真是執拗得可以,從現在起,我絲毫也不想袒護您了。您在公司里的地位并不是那么穩固的。這些話我本來想私下里對您說的,可是既然您這樣白白糟蹋我的時間,我就不懂為什么您的父母不應該聽到這些話了。近來您的工作叫人很不滿意;當然,目前買賣并不是旺季,這我們也承認,可是一年里整整一個季度一點買賣也不做,這是不行的,薩姆沙先生,這是完全不應該的。” “可是,先生,”格里高爾喊道,他控制不住了,激動得忘記了一切,“我這會兒正要來開門。一點小小的不舒服,一陣頭暈使我起不了床。我現在還躺在床上呢。不過我已經好了。我現在正要下床。再等我一兩分鐘吧!我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樣健康。不過我已經好了,真的。這種小毛病難道就能打垮我不成!我昨天晚上還好好兒的,這我父親母親也可以告訴您,不,應該說我昨天晚上就感覺到了一些預兆。我的樣子想必已經不對勁了。您要問為什么我不向辦公室報告!可是人總以為一點點不舒服一定能頂過去,用不著請假在家休息。哦,先生,別傷我父母的心吧!您剛才怪罪于我的事都是沒有根據的;從來沒有誰這樣說過我。也許您還沒有看到我*近兜來的訂單吧。至少,我還能趕上8點鐘的火車呢,休息了這幾個鐘點我已經好多了。千萬不要因為我而把您耽擱在這兒,先生;我馬上就會開始工作的,這有勞您轉告經理,在他面前還得請您多替我美言幾句呢!” 格里高爾一口氣說著,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說了些什么,也許是因為有了床上的那些鍛煉,格里高爾沒費多大氣力就來到柜子旁邊,打算依靠柜子使自己直立起來。他的確是想開門,的確是想出去和秘書主任談話的;他很想知道,大家這么堅持以后,看到了他又會說些什么。要是他們都大吃一驚,那么責任就再也不在他身上,他可以得到安靜了。如果他們完全不在意,那么他也根本不必不安,只要真的趕緊上車站去搭8點鐘的車就行了。起先,他好幾次從光滑的柜面上滑下來,可是*后,在一使勁之后,他終于站直了;現在他也不管下身疼得像火燒一般了。接著他讓自己靠向附近一張椅子的背部,用他那些細小的腿抓住了椅背的邊。這使他得以控制自己的身體,他不再說話,因為這時候他聽見秘書主任又開口了。 “你們聽得懂哪個字嗎?”秘書主任問,“他不見得在開我們的玩笑吧?”“哦,天哪,”他母親聲淚俱下地喊道,“也許他病害得不輕,倒是我們在折磨他呢。葛蕾特!葛蕾特!”接著她嚷道。“什么事,媽媽?”他妹妹打那一邊的房間里喊道。她們就這樣隔著格里高爾的房間對嚷起來。“你得馬上去請醫生。格里高爾病了。去請醫生,快點兒。你沒聽見他說話的聲音嗎?”“這不是人的聲音。”秘書主任說,跟母親的尖叫聲一比他的嗓音顯得格外低沉。“安娜!安娜!”他父親從客廳向廚房里喊道,一面還拍著手,“馬上去找個鎖匠來!”于是兩個姑娘奔跑得裙子颼颼響地穿過了客廳——他妹妹怎能這么快就穿好衣服的呢?——接著又猛然打開了前門。沒有聽見門重新關上的聲音;她們顯然聽任它洞開著,什么人家出了不幸的事情就總是這樣。 格里高爾現在倒鎮靜多了。顯然,他發出來的聲音人家再也聽不懂了,雖然他自己聽來很清楚,甚至比以前更清楚,這也許是因為他的耳朵變得能適應這種聲音了。不過至少現在大家相信他有什么地方不太妙,都準備來幫助他了。這些初步措施將帶來的積極效果使他感到安慰。他覺得自己又重新進入人類的圈子,對大夫和鎖匠都寄予了莫大的希望,卻沒有怎樣分清兩者之間的區別。為了使自己在即將到來的重要談話中聲音盡可能清晰些,他稍微嗽了嗽嗓子,他當然盡量壓低聲音,因為就連他自己聽起來,這聲音也不像人的咳嗽。這時候,隔壁房間里一片寂靜。也許他的父母正陪了秘書主任坐在桌旁,在低聲商談,也許他們都靠在門上細細諦聽呢。 格里高爾慢慢地把椅子推向門邊,接著便放開椅子,抓住了門來支撐自己——他那些細腿的腳底上倒是頗有黏性的——他在門上靠了一會兒,喘過一口氣來。接著他開始用嘴巴來轉動插在鎖孔里的鑰匙。不幸的是,他并沒有什么牙齒——他得用什么來咬住鑰匙呢?——不過他的下顎倒好像非常結實;靠著這下顎他總算轉動了鑰匙,他準是不小心弄傷了什么地方,因為有一股棕色的液體從他嘴里流出來,淌過鑰匙,滴到地上。“你們聽,”門后的秘書主任說,“他在轉動鑰匙了。”這對格里高爾是個很大的鼓勵;不過他們應該都來給他打氣,他的父親母親都應該喊:“加油,格里高爾。”他們應該大聲喊道:“堅持下去,咬緊鑰匙!”他相信他們都在全神貫注地關心自己的努力,就集中全力死命咬住鑰匙。鑰匙需要轉動時,他便用嘴巴銜著它,自己也繞著鎖孔轉了一圈,好把鑰匙扭過去,或者不如說,用全身的重量使它轉動。終于屈服的鎖發出響亮的咔嗒一聲,使格里高爾大為高興。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氣,對自己說:“這樣一來我就不用鎖匠了。”接著就把頭擱在門柄上,想把門整個打開。 門是向他自己這邊拉的,所以雖然已經打開,人家還是瞧不見他。他得慢慢地從對開的那半扇門后面把身子挪出來,而且得非常小心,以免背脊直挺挺地跌倒在房間里。他正在困難地挪動自己,顧不上作任何觀察,卻聽到秘書主任“哦!”的一聲大叫——發出來的聲音像一股猛風——現在他可以看見那個人了,他站得*靠近門口,一只手遮在張大的嘴上,慢慢地往后退去,仿佛有什么無形的強大壓力在驅逐他似的。格里高爾的母親——雖然秘書主任在場,她的頭發仍然沒有梳好,還是亂七八糟地豎著——她先是雙手合掌瞧瞧他父親,接著向格里高爾走了兩步,隨即倒在地上,裙子攤了開來,臉垂到胸前,完全看不見了。他父親握緊拳頭,一副惡狠狠的樣子,仿佛要把格里高爾打回到房間里去,接著他又猶豫不定地向起居室掃了一眼,然后把雙手遮住眼睛,哭泣起來,連他那寬闊的胸膛都在起伏不定。 格里高爾沒有接著往起居室走去,卻靠在那半扇關緊的門的后面,所以他只有半個身子露在外面,還側著探在外面的頭去看別人。這時候天更亮了,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街對面一幢長得沒有盡頭的深灰色的建筑——這是一所醫院——上面惹眼地開著一排排呆板的窗子;雨還在下,不過已成為一滴滴看得清的大顆粒了。大大小小的早餐盆碟擺了一桌子,對于格里高爾的父親,早餐是一天里*重要的一頓飯,他一邊看各式各樣的報紙,一邊吃,要吃上好幾個鐘頭。在格里高爾正對面的墻上掛著一幅他服兵役時的照片,當時他是少尉,他的手按在劍上,臉上掛著無憂無慮的笑容,分明要人家尊敬他的軍人風度和制服。前廳的門開著,大門也開著,可以一直看到住宅前的院子和*下面的幾級樓梯。 “好吧。”格里高爾說,他完全明白自己是唯一多少保持著鎮靜的人。“我立刻穿上衣服,等包好樣品就動身。您是否還容許我去呢?您瞧,先生,我并不是冥頑不化的人,我很愿意工作;出差是很辛苦的,但我不出差就活不下去。您上哪兒去,先生?去辦公室?是嗎?我這些情形您能如實地反映上去嗎?人總有暫時不能勝任工作的時候,不過這時正需要想起他過去的成績,而且還要想到以后他又恢復了工作能力的時候,他一定會干得更勤懇更用心。我一心想忠誠地為老板做事,這您也很清楚。何況,我還要供養我的父母和妹妹。我現在景況十分困難,不過我會重新掙脫出來的。請您千萬不要火上加油。在公司里請一定幫我說幾句好話。旅行推銷員在公司里不討人喜歡,這我知道。大家以為他們賺的是大錢,過的是逍遙自在的日子。這種成見也犯不著特地去糾正。可是您呢,先生,比公司里所有的人看得都全面,是的,讓我私下里告訴您,您比老板本人還全面,他是東家,當然可以憑自己的好惡隨便不喜歡哪個職員。您知道得*清楚,旅行推銷員幾乎長年不在辦公室,他們自然很容易成為閑話、怪罪和飛短流長的目標,可他自己卻幾乎完全不知道,所以防不勝防。直待他精疲力竭地轉完一個圈子回到家里,這才親身體驗到連原因都無法找尋的惡果落到了自己的身上。先生,先生,您不能不說我一句好話就走啊,請表明您覺得我至少還有幾分是對的呀!” 可是格里高爾才說頭幾個字,秘書主任就已經在踉蹌倒退,只是張著嘴唇,側過顫抖的肩膀直勾勾地瞪著他。格里高爾說話時,他片刻也沒有站定,卻偷偷地向門口踅去,眼睛始終盯緊了格里高爾,只是每次只移動一寸,仿佛存在某項不準離開房間的禁令一般。好不容易退入了前廳,他*后一步跨出起居室時動作好猛,真像是他的腳跟剛給火燒著了。他一到前廳就伸出右手向樓梯跑去,好似那邊有什么神秘的救星在等待他。 格里高爾明白,如果要保住他在公司里的職位,不想砸掉飯碗,那就決不能讓秘書主任抱著這樣的心情回去。他的父母對這一點還不太了然;多年以來,他們已經深信格里高爾在這家公司里要待上一輩子的,再說,他們的心思已經完全放在當前的不幸事件上,根本無法考慮將來的事。可是格里高爾卻考慮到了。一定得留住秘書主任,安慰他,勸告他,*后還要說服他;格里高爾和他一家人的前途全系在這上面呢!只要妹妹在場就好了!她很聰明;當格里高爾還安靜地仰在床上的時候她就已經哭了。總是那么偏袒女性的秘書主任一定會乖乖地聽她的話;她會關上大門,在前廳里把他說得不再懼怕。可是她偏偏不在,格里高爾只得自己來應付當前的局面。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身體究竟有什么活動能力,也沒有想一想他的話人家仍舊很可能聽不懂,而且簡直根本聽不懂,就放開了那扇門,擠過門口,邁步向秘書主任走去。而后者正可笑地用兩只手抱住樓梯的欄桿;格里高爾剛要摸索可以支撐的東西,忽然輕輕喊了一聲,身子趴了下來,他那許多只腿著了地。還沒等全部落地,他的身子已經獲得了安穩的感覺,從早晨以來,這還是**次;他腳底下現在是結結實實的地板了;他高興地注意到,他的腿完全聽從指揮;它們甚至努力地把他朝他心里所想的任何方向帶去;他簡直要相信,他所有的痛苦總解脫的時候終于快來了。可是就在這一剎那間,當他搖搖擺擺一心想動彈的時候,當他離他母親不遠,躺在她對面地板上的時候,本來似乎已經完全癱瘓的母親,這時卻霍地跳了起來,伸直兩臂,張開了所有的手指,喊道:“救命啊,老天爺,救命啊!”一面又低下頭來,仿佛想把格里高爾看得更清楚些,同時又偏偏身不由己地一直往后退,根本沒顧到她后面有張擺滿了食物的桌子;她撞上桌子,又糊里糊涂倏地坐了上去,似乎全然沒有注意她旁邊那把大咖啡壺已經打翻,咖啡也汩汩地流到了地毯上。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相關資料

我十七歲那年,讀到了《變形記》,當時我認為自己準能成為一個作家。我看到主人公格里高爾一天早晨醒來居然會變成一只巨大的甲蟲,于是我就想:“原來能這么寫呀。要是能這么寫,我倒也有興致了。”
  ——加西亞·馬爾克斯

變形記-卡夫卡小說精選 作者簡介

卡夫卡(1883-1924),奧地利業余小說家,生前默默無聞,死后卻被整個世界膜拜。主要作品有三部長篇小說《失蹤者》(亦作《美國》)、《審判》和“城堡》,以及短篇小說《變形記》《地洞》《饑餓藝術家》和《萬里長城建造時》等,可惜作品生前多未發表。其作品大都用變形荒誕的形象和象征直覺的手法,表現被充滿敵意的社會環境所包圍的孤立、絕望的個人。

商品評論(5條)
  • 主題:

    裝訂一般,價格便宜。獎勵給學生的。

    2020/1/15 21:14:23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不錯的書。

    2020/1/2 0:17:43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現在可以確定這本書是在中圖網買的了

    2019/12/3 13:32:52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打折買的

    書感覺是二手的,都不是庫房里面的感覺,非常舊。好在不影響閱讀也懶得退換了

    2017/7/12 13:32:42
  • 主題:昨天看書才發現他屬于荒誕派

    雖然他的作品大多以夸張示人,可這樣把他歸為荒誕派是不是可以套用孤絕的旗幟中的一句話 ,不少學者從自身研究的便利出發對文化類型作任意性概括的現象,也造成了文化類型劃分的無序性~

    2017/5/7 19:45:29
    讀者:201***(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