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光臨中國圖書網 請 | 注冊

一滴烈酒

作者:布洛克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出版時間:2012-02-01
開本: 32開 頁數: 311
讀者評分:4.9分8條評論
本類榜單:小說銷量榜
中 圖 價:¥9.0(3.2折) 定價:¥28.0 登錄后可看到會員價
加入購物車 收藏
運費6元,滿69元免運費
快遞不能達地區使用郵政小包,運費14元起
云南、廣西、海南、新疆、青海、西藏六省,部分地區快遞不可達
溫馨提示:5折以下圖書主要為出版社尾貨,大部分為全新,個別圖書品相8-9成新、切口
有劃線標記、光盤等附件不全
本類五星書更多>

一滴烈酒 版權信息

  • ISBN:9787513305143
  • 條形碼:9787513305143 ; 978-7-5133-0514-3
  • 裝幀:暫無
  • 版次:暫無
  • 冊數:暫無
  • 重量:暫無
  • 印刷次數:暫無
  • 所屬分類:>

一滴烈酒 本書特色

  愛倫·坡獎、鉆石匕首獎   夏姆斯獎、安東尼將得主   偵探大師勞倫斯·布洛克之   馬修·斯卡德系列

一滴烈酒 內容簡介

  故事發生在《酒店關門之后》和《刀鋒之先》之間。   馬修·斯卡德離開了紐約市警察局,戒酒將近一年,開始認真思考與女友簡·基恩的關系。這時他遇到了兒時的好友杰克。他們代表了兩個極端,當年馬修是偵探,杰克是罪犯。杰克從馬修身上看到的是自己希望成為的正常人;而馬修從杰克身上看到的是自己希望成為的清醒的人。    然而杰克被槍殺了,一槍打在嘴里,一槍打在雙眼之間。是因為他看到了什么,或者說了什么嗎?馬修受雇調查兇手,發現案子似乎與杰克戒酒有關。馬修會因此受到威脅嗎?  

一滴烈酒 節選

  一天深夜……   “我經常想,”米克?巴盧說,“如果當時選擇了另外一條路,會有什么不一樣。”   說這話時我們倆正在地獄廚房①的開放屋酒吧。葛洛根經營這家酒吧已經很多年了。盡管酒吧從里到外的風格都沒怎么變,但還是能感覺到舊城改造對這個地區的影響。以前那些難纏的酒客不是死了就是搬走了,眼下的客人要優雅、紳士得多。吧臺上供應散裝的健力士②,也擺了不少單一純麥蘇格蘭威士忌和其他上好的威士忌。但吸引酒客的仍然是這酒吧彪悍的名聲。大家指著墻上的彈痕,拿店主臭名昭著的往事下酒。有些故事還真的發生過。   ①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紐約曼哈頓的一個社區,包括第三十四和第五十七大街之間的地區,大致從第八大街到哈德遜河。   ②健力士(Guinness),一種啤酒,產于愛爾蘭,是世界著名的黑啤酒。   這會兒酒客們都走了。酒保打了烊,所有的椅子都倒扣到桌面上,省得早晨雜役來打掃拖地的時候礙事。門上了鎖,燈都關了,只有我們倆的桌子上方還亮著一盞燈。米克的酒杯里裝著威士忌,我的杯子里是蘇打水。   這幾年,我和他在酒吧夜談的頻率越來越低了。年紀大了,我們都不想搬到佛羅里達去,每天一大早起床去家門口的館子吃套餐。同樣,我們也不想徹夜長談,再瞪大了眼睛迎接黎明。我們都過了做這種事的年紀了。   他現在喝得比以前少。一年多以前他結了婚,那女人比他小很多,名叫克里斯廷?霍蘭德。這樁婚事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只有我太太伊萊恩沒覺得意外,她發誓早就看出來了——他也確實因此有些改變,不說別的,至少結婚以后每天晚上都回家了,有個牽掛。他仍然喝十二年陳詹姆森,而且不加冰不加蘇打水,但喝得沒有以前那么多,有些日子干脆滴酒不沾。“我仍然饞酒,”他說,“但多年以來我一直覺得很渴,現在這種渴離我遠去了。我也不知道它去哪兒了。”   早些年,我們倒是經常在酒吧熬通宵,邊喝邊談,眼看著天就亮了。偶爾也會沉默不語,各自悶頭喝酒。黎明時分,他會系上父親傳下來的血跡斑斑的圍裙,去肉類加工區的圣伯納德教堂望屠夫彌撒。有時我會陪他一起去。   時過境遷。肉類加工區如今是雅皮聚居的潮流之地。大多數肉類加工廠也停業了,原來的廠房變成了飯店和公寓。圣伯納原本是愛爾蘭教區,現在也成了瓜達盧佩圣母的領地。   我不記得上次看見米克系那條圍裙是什么時候了。   今天這種夜談挺少見的,而且我們都覺得有必要留下來談談,不然這會兒早該回家了。米克好像有點兒傷感。   “另外一條路,”我說,“什么意思?”   “有些時候,”他說,“我覺得好像別無選擇。我是命中注定要走這條路的。可*近我不這么看了,因為現在我的生意干凈得像狗牙似的。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么要說像狗牙?”   “不知道。”   “我問問克里斯廷,”他說,“她會坐下來擺弄電腦,三十秒鐘就能告訴你答案。當然了,前提是我得記得問她。”他不知想起了什么,淺淺地笑著。“可當時我沒看清,”他說,“我已經變成了一個職業罪犯。當然了,這方面我可不是什么開路人。我們那兒*主要的職業就是犯罪。周圍的街道簡直是犯罪職業高中。”   “您可是優秀畢業生。”   “沒錯。如果小偷和流氓真要開畢業典禮的話,我說不定還能代表全體畢業生發言呢。不過,說實話,我們那兒也不是所有人長大都成了罪犯。我父親就很體面。他是——呃,算了,看在他已經去世的分上,我就不說他是什么了。不過他的事兒我跟你說過的。”   “確實說過。”   “歸根到底,我父親是個體面人。每天早起去工作。我幾個兄弟走的路也比我光彩。一個當了牧師——當然,也沒當多長時間,他后來不信上帝了。約翰是很成功的商人,社區的支柱。還有丹尼斯,可憐的孩子,死在越南了。我跟你說過吧,我還特意去了一趟華盛頓,就為了在紀念碑上找他的名字。”   “說過。”   “我真的不適合當牧師。我甚至連騷擾那些祭童的興趣都沒有。我也無法想象自己像約翰那樣拍完馬屁接著數錢。你猜我想干什么?我有時候想,其實當初應該走你這條路。”   “當警察?”   “這想法很奇怪嗎?”   “不奇怪。”   “我小時候,”他說,“覺得當警察才是男人該干的正事兒。穿著帥氣的制服,站在大街上指揮交通,引導孩子們安全過馬路。保衛良民,懲治惡棍。”他咧嘴一笑。“還惡棍呢,真沒想到。不過我們那兒還真有男生穿上了藍制服。其中有一個叫蒂莫西?倫尼的小子,跟我們這些人也沒什么區別啊。要是聽說他去搶了銀行,或是幫放高利貸的人收賬,我一點兒都不意外。”   我們又聊了一會兒。聊當初的選擇,以及一個人到底能有多少選擇。后一個問題需要時間思考,于是我們都沉默不語。然后他說:“你呢?”   “我?”   “你不是從小就立志當警察吧?”   “的確不是。這事兒我從來沒計劃過。那年頭警校的入學考試特別簡單,只要去考都能考過。我就這么上了警校。然后就當上警察了。”   “你會不會走相反的那條路呢?”   “你是指走上犯罪道路?”我想了想,“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性,因為我也沒有天性純良到那種程度,”我說,“不過我得說,我好像還真沒有受過那方面的誘惑。”   “真沒有。”   “我小時候住布朗克斯,有個跟我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我回憶說,“后來我搬家了,我們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了幾年,我又遇見過他幾次。”   “他走了另外一條路。”   “是的,”我說,“他在那行也不太成功,不過他走上這條路也是很自然的。我透過警局的單面鏡見過他一次,然后又失去聯系了。后來又過了幾年,我和他又聯系上了。那會兒咱們還不認識呢。”   “那會兒你還在喝酒嗎?”   “不喝了,不過當時剛戒沒多久,還不到一年。他的事兒說起來還挺有趣的,真的。”   “說呀,”他說,“別賣關子。”   ……

一滴烈酒 作者簡介

  勞倫斯·布洛克(Lawrence Block,1938—),   享譽世界的美國偵探小說大師,當代硬漢派偵探小說最杰出的代表。他的小說不僅在美國備受推崇,還跨越大西洋,征服了自詡為偵探小說故鄉的歐洲。    偵探小說界最重要的兩個獎項,愛倫·坡獎終身大師獎和鉆石匕首獎均肯定了勞倫斯·布洛克的大師地位。此外,他還曾三獲愛倫·坡獎、兩獲馬耳他之鷹獎、四獲夏姆斯獎得主。   布洛克的作品主要包括四個系列,新星出版社已出版其中的馬修·斯卡德系列和雅賊系列。

商品評論(8條)
  • 主題:

    閑暇時再讀。品相還不錯。物流挺快。

    2020/1/3 17:31:22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元*本買的

    2019/12/26 20:06:17
    讀者:ztw***(購買過本書)
  • 主題:

    價格很便宜,而且非常的新。

    2019/11/25 5:01:44
    讀者:******(購買過本書)
  • 主題:《一滴烈酒》

    二手無腰封,應該是哪位買家在書店買的,背后還有書店印章,不影響閱讀。

    2019/7/26 14:51:09
    讀者:cuk***(購買過本書)
  • 主題:一滴-烈酒

    書不錯。有意思。喜歡。

    2018/1/15 14:06:24
    讀者:suk***(購買過本書)
  • 主題:其實有純文學的味道

    每個人物都像一顆行星,各有各的軌道,偶有交集,震顫一下,再回到各自的軌道

    2016/1/8 23:04:41
    讀者:che***(購買過本書)
  • 主題:布洛克代表作強力推薦

    布洛克代表作強力推薦

    2015/1/27 11:24:27
    讀者:snw***(購買過本書)
  • 主題:這是馬修·斯卡德系列最新的一本

    勞倫斯.布洛克的馬修·斯卡德系列,我更喜歡封面插圖本的,正在收集中。這次買的超便宜。

    2014/8/27 15:44:15
    讀者:197***(購買過本書)
書友推薦
本類暢銷
編輯推薦
返回頂部
中國圖書網
在線客服
牛竞技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